全国一站式律师服务众多优秀案例,欢迎您的来电咨询
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律常识

婚姻没什么意义

发布时间:2021-11-21 19:57:45  阅读:335

1

彭佳离婚了。 没有征兆和理由。 然后她主动提出来了。

亲戚朋友劝她,明明生活很好,为什么要离开? 王永能力强容易工作。 这几年并没有让她辛苦。 只是呆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。 这样还闹离婚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 这些最熟悉的人认为彭佳离开王永也养活不了自己。

王永也是这么想的。 所以彭佳提出离婚的时候,他完全不顾。 没想到彭佳有这个胆量。 我只知道整天围着锅台转的女人能掀起什么样的浪,只是好日子过瞎了。

彭佳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也只是有点吃惊,说:“别闹过头了! ”。 但是,当他看到彭佳脸上莫名其妙的冷笑时,生气地在协议书上签了字。

那天,彭佳从家里搬走了,毫不犹豫。

2

彭佳和王永都从乡下出来了。 两个人是在工厂打工时认识的。 那时,两人都是流水线工,在同一条生产线上工作,朝夕相处,又是年轻人,很快就产生了感情,第二年就结婚了。

彭佳怀孕时申请换工作,调到办公室做文员。 虽然工资没有工人高,但九点五分了,工作变得轻松了。 由于办公室内部消息很多,彭佳很快就听说销售部那边缺人,请路子安排了王永。

因为他们工厂是做零部件的,所以流水线工没有技术,但是销售非常麻利,不仅提成高,平时的各种紧缺津贴也比其他工种多。 他们招待客户必须经常出入高级消费场所,所以销售部是工厂最体面的部门。

销售工作虽然体面,但不轻松。 王永一开始做了很难的工作。 没有自己的顾客,也没有从老员工那里夺走资源的能力。 只能自己努力开发,奔向偏僻的小镇。 去的话需要好几天。 彭佳全力支持他的工作,从怀孕到分娩,几乎没有让他担心过。

功夫不交给有心人。 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的时候,王永终于得到了很大的订单,光是加薪就有三四万美元了。 那个时候绝对不是小钱。

3

小两口的生活在孩子出生后就变得忙碌了。 因为两个人都没有经验,孩子又冷又热,偶尔晚上不睡觉,闹得王永和彭佳疲惫不堪。

仅此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,但关键是家里多了一个孩子,费用却成倍增加。 彭佳月子做得不好,不出母乳,所以只能买奶粉喝。 除了纸尿裤、各种婴幼儿用品之外,孩子头疼去医院的话,也就几百、千美元。

那时王永已经成为销售部的骨干,工资和提成比彭佳高了两倍多。 有时签个大单子,提成能赶上彭佳一年的工资,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。 彭佳为了不耽误王永的工作,自己承担了家庭经济。

王永无后顾之忧,越工作越好,业绩越好,地位也越上升,而彭佳为了照顾孩子请假,耽误了很多工作,经常被领导批评,工资也剩不了多少。

王永佳对彭佳说:“明明没拿到多少钱,但与其受到那样的闲暇,还不如辞职。 以后我来养,养孩子! ’我劝他干脆辞职。

不知道什么是浪漫的彭佳被这句话感动得糊涂,毫不犹豫地辞去了工作,在办公室女性们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下打包回家,专门照顾孩子。

4

彭佳从此成了全职家庭妇女,整天和爷爷奶奶们抢早市柴米油盐耿耿于怀。 王永因为后顾的忧愁少了,工作上混得更水了。 周围的人也从小张、小王变成了小张、小王。

由于生活圈子不同,消费水平差距较大,王永和彭佳越来越没有来往,也没有共同话题,通常一周也不会说几句话。

彭佳有时想咨询孩子的成绩,报告兴趣班的补习班,王永总是说:“我觉得你自己很好! ”进行欺骗。 彭佳想和家人一起去旅行,但是王永一直抽不出时间。

为了赶上孩子的生日,彭佳想和家人一起出去吃饭。 王永也按三阻,外面吃饭有地沟油,不卫生,用香料做,所以说比家常菜好,彭佳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戴着围裙去厨房忙。

5

彭佳一直认为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,王永和孩子的生活都离不开她,她也很乐意为他们付出。 但时间越久,彭佳越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。

王永和孩子越来越理所当然地要彭佳付款,不知不觉地让彭佳当保姆,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,内务整理,喝水吃饭。 一点也不会就被说是笨蛋。 这点小事也做不了。

彭佳试着纠正他们的观念,也试着不自动自觉泡茶。 果然,不到半天王永的不满就蜂拥而至,“我每天在外面工作很辛苦,回家连口水都喝不上。 你一天在做什么? ”我喊道。

那天是周末,王永一直躺在沙发上刷嘀嗒,一动也不动。 彭佳说了一句话:“想喝水就不能自己倒吗? 我是这家的老板娘吗,什么都替你们! ’王永再也没有说话,也没有坐起来倒水。

过了一会儿,彭佳反而觉得自己好像矫正了,正要给他倒杯水,听到门铃响了,王永先开门,指挥外卖员搬了两箱瓶装水进屋。

王永打开包装,拿了一瓶水进屋。 孩子用白眼珠看着彭佳,拿着瓶装水回到房间,转身关上门,让彭佳一个人在客厅里抑郁。

6

彭佳碰巧觉得这个家可能不需要她,就趁机出去找工作。 每天早出晚归工作还不到一周。 我意识到王永和孩子不习惯。 抱怨衣服没有起皱,一个人连续三天上学迟到。

王永生气地问彭佳一个月领多少工资,家里和孩子都不理。 彭佳知道一个月不过两千元的工资,当场脸上露出不屑,高声说:

“这两千元是我出的,今后你照顾好房子就行了。 别出去胡闹了,不足以让我出丑哦! ”

考虑到孩子的学习和刚开始工作的不习惯,彭佳选择了妥协,留在家里围着柴米油盐生活。

一眨眼十几年,孩子都上大学了,彭佳也有空,才过上两天好日子,她在这种时候这么坚决要和王永离婚,我不能理解。

“像王永这样的男人,既不嫖娼也不赌,也不在外面惹那些窝囊废的女人回来,你不喜欢什么! ”

很多人这样劝彭佳,彭佳只是在心里讽刺。 什么时候不卖淫不出轨已经成为衡量好男人的标准。 这不是每个人都应该遵守的道德和行为规范吗?

王永没有做什么坏事,他最好做。 那样的话,至少会明白这桩婚姻有问题。 而且问题出在王永身上。 与其被误认为彭佳背叛了王永,还不如背后说她是个不正经的女人。

7

谁都没看到离婚的彭佳。 40多岁的家庭女性,没有工作经验,没有学历,没有技术,不仅是富裕的身体,完全一无是处,但我想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很辛苦。

平时关系好的朋友和亲戚说服不了彭佳,她担心以后是向他们借钱还是粘着她,一个接一个地疏远了她。

彭佳活了大半辈子,不知道为什么人情世情冷淡,抱着“不蒸馒头争口气”的想法,敢于不给亲朋好友添麻烦,趁人们还没有反应,一个人收拾了房子搬家。 不到一周,她辛苦地在新家附近的繁华街道摆摊,开始卖卤煮。

她做饭20多年了,家里有两个非常挑剔的男人,所以手艺还不错。 在炖了十二个小时的鸭胤、鸭翅、鸡爪、鸡心上,撒上自己炒好的材料,香味就扩散到了街的一半,很多人都停下了脚步。

一大锅不到两个小时就卖完。 彭佳计算了成本和收入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 这笔生意可以养活自己,但那只是费工夫。

她以前一天做三餐菜,比做卤煮花的少,但没有被丈夫和孩子称赞过一句话。 像现在这样真好。 买卤煮的人闻到香味可能会称赞她。 涂零,多给材料,也能换取感谢。

8

那天,她像往常一样离开小摊,到了固定的入口,但小摊却先被占领了。 卖炸串的夫妇把摊子摊得稍大一点,有两张桌子,彭佳挤得连锅都摆不上,她只好按一锅卤煮找位置。

不知不觉把车推到了十字路口。 前面是主干道,不允许摆摊。 她推着手推车要返回时,被芬芳的路人拦住了。 围着她的推车买卤煮,彭佳只好停下车先招待客人。

打包好的卤煮交给客户,还没来得及收钱,城管队就来了。 几个高大的男人包围了她的小摊车,骂声一片想收下她的车。

彭佳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陪着笑道歉,慌张地把车推到路口内,车的轮子卡在下水道里,她力不从心,大半锅都洒了出来。

有些城管不讨论什么便宜的事,反而被周围的人骂得丢脸,只好灰溜溜地离开。 彭佳区心疼大半锅卤煮,不能抱歉地收拾地上。

在这条路上来往的人不少,有的抱怨着绕道,有的同情地看了她一眼,冷漠地离开了。 有人蹲在她身边收拾满地混乱,彭佳抬起头表示感谢,发现是自己的孩子。

这孩子小时候很亲近彭佳,但越长大越沉默寡言,平时轻视彭佳的话。 10句话回来后,即使面子上了,彭佳的心也渐渐淡了,除了衣食以外,都不怎么关心他了。

他上大学以后经常给彭佳打电话,但总是一言不发就挂断了。 似乎想听彭佳唠叨,烦躁地听着。

那孩子什么也没说,把卤虫埋在头里,用朔料袋包好扔到垃圾桶里,举起彭佳堵塞的车轮,推着离开了那个十字路口。

9

彭佳住的地方不大,但厨房装备十分齐全。 她烧了两个菜留孩子吃晚饭,孩子不拒绝,把饭吃到底,把彭佳折腾了一会儿。 不知道他在外面吃不完,还拿了钱给他。

“你还赚了一些钱,自己留着吧。 我有钱! ’孩子有点乖僻,但不像以前那样脸红了。 “如果你离婚后还过着那么辛苦的日子,你的离婚有什么意义? 我以为你能远离我和我父亲过得更好。 我跟爸爸说,让他付赡养费! ”

孩子一时冲动想去找王永,彭佳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。 他能想到这些,让彭佳很高兴,但彭佳不想被孩子看不起。 她想让孩子知道,人并不一定要靠谁生活,靠自己是最重要的。

“我这几天出去摆摊也很方便,想试试自己的手艺受欢迎与否。 看,”她从小摊的推车下拿出一叠传单,在上面打印了定制午饭和晚饭的菜单,下面只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。

听了彭佳的话,孩子不再去找王永,彭佳在各个外卖网站注册商家,在网上接单就行了,然后用自己的外卖员去拿饭。

他对彭佳的厨艺很有信心,也知道年轻人的口味,对彭佳说了很多鼓励的话,和往常的沉默大不相同。

彭佳松了一口气,但一点也不后悔没有早点走出这一步。 她和王永之间不吵不闹,互不相干,是家庭内的冷暴力。 这样的相处方式非但没有给孩子安全感,反而培养了孩子冷漠的性格。 幸运的是,孩子现在懂事了。

随机资讯